乌克兰风波后国足排名下降两位?

2月21日晚间,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命令,宣布承认乌克兰东部的“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”和“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”,随后俄罗斯宣布“与两国建交”。

消息传出,引发关注和热议。在各类讨论中,时常见到一个“抖机灵”的段子:中国男足的世界排名,看来又要下降两位了。

看到这个段子,大家往往会心一笑,但也有朋友以此为真。管中窥豹,这反映出在舆论场上,严肃议题讨论日渐呈现娱乐化的倾向;同时,嘲讽中国男足,变成了一种全民性的“政治正确”。

第一,这两个政治实体,短期内很难加入国际足联。作为美俄博弈的棋子,“顿国”和“卢国”(便于行文,自拟简称)很难迅速得到国际社会的承认。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,更是会严重反对。

总部位于瑞士的国际足联,本质上还是欧美主导的体育组织。在敏感政治议题上,往往态度谨慎,且非常重视欧美的意见。

以科索沃为例,2008年单方面宣布独立后,科索沃足球协会申请加入国际足联,但直到2012年5月才获得与其他国家和地区进行友谊赛的资格。

2016年5月3日,科索沃足球协会获准加入欧洲足协。同年5月14日,科索沃足球协会亦获准加入国际足联。

要知道,科索沃的混乱局势可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推动的结果。即便如此,从申请到正式加入也过去了8年的时间。

第二,即便加入国际足联,也需要从零开始,通过比赛慢慢提升排名。这也是现行的游戏规则决定的。

继续以科索沃为例,目前仍然有许多国家不承认科索沃(如中国)。由于政治上的因素,科索沃只和阿尔巴尼亚、沙特阿拉伯、摩纳哥、海地等少数国家进行友谊赛。在2018年的欧洲国家联赛中,科索沃国家足球队表现出色,8场比赛中取得6胜2平的佳绩。

即便如此,科索沃的排名在120名以外,低于中国男足75位的排名。以此为参考,代表“顿国”和“卢国”出战的球员,可能很长一段时间无球可踢,排名上升缓慢。

必须看到,两地的足球基础还是相当不错的。乌克兰国家队当中,有许多球员来自于两个地区。

顿涅茨克矿工是乌克兰超级联赛的一支劲旅,曾经夺得欧洲联盟杯,在国内多次称雄。卢甘斯克索尔亚也在国内联赛中排名靠前。

但是,俱乐部不等于当地球队。自2014年两地发生动乱以来,两队已经迁走。位于乌克兰甲级联赛的顿涅茨克奥林匹克,也已经迁走。

矿工的主场,曾经是著名的“魔鬼主场”。动乱时,球场遭受严重炮击,球队不得不把主场设在哈尔科夫,又移到基辅,和死敌基辅迪纳摩共用主场。

可以说,球队在外已经漂泊了8年。随着局势恶化,矿工回到顿涅茨克已经是遥遥无期。被称为顿巴斯竞技场的昔日主场,如今已经是杂草丛生,一片萧条。

在乌克兰国家队层面,原籍两地的现役球员无论是从现实利益的考虑(有球踢),还是从个人安全的角度(有命踢),很难做出转投两地足协的决定。

没有成熟运作的俱乐部、没有本土明星球员、没有完备的青训系统,战火烟云笼罩的两地能否凑出具有两支竞争力的球队,短期内存疑。

当然星星也承认,长远看两地足球代表队的水平,很大可能会超过停滞不前的国足。

骂中国男足,几乎可以说是全民共识。春节期间男女足的不同表现,更加强了这个氛围。也有女足队员表示:什么时候中国女足的存在不是为了讽刺男足,说明大家真正关心女足了。

国足的问题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见解。就问一个扎心的问题:作为家长,你是否愿意让自己的孩子从事足球行业?答案显然,多数是不愿意。

足球青训的问题,大家现在能想到的所有办法,基本上都是没用的。因为解决不了两个关键:一是踢球耽误孩子读书的担忧,二是踢不出来后半辈子怎么办。

解决第一个关键,就是国家穷或者个人没前途,因此读书没用,踢球刮彩票才有希望,例如巴西;解决第二个关键,就是国家富,所有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
我们的国家还处在发展当中,不穷,但也不够富,因此这两个关键要素,将很长时间制约着足球的发展。这也说明,对于多数人通过读书,可以维持生活甚至改变命运。

比起面临战争威胁的乌克兰东部百姓,比起在贫穷犯罪中沉沦的贫民窟百姓,比起无家可归四处漂泊的难民,我们要幸福多了。

中国足球有中国足球的问题,但如果就是一如既往地嘲讽,从它的失败中,得到对自己人生不如意的安慰,那就大可不必了。

至于严肃议题娱乐化的趋势,也不是一天两天了。星星认为,人人都关注的乌克兰东部冲突是个严肃的议题,涉及国际政治、经济、外交等很多复杂的知识,也和每人的前途命运有关。

在如此纷乱的世界变化里,每个人都应该努力去感知这个世界,适当的调侃幽默可以舒缓情绪,但不应该把它作为看待问题的习惯态度。

宁可认真一点,不要处处随意。当然,也不要过于一本正经了。自己把握好那个度,过好自己的人生吧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